• 信用信息
  • 統一社會信用代碼
  • 站內檢索
信用房地產 > 輿情信息

連云港萬山城市花園安置房業主煩惱:等待9年難回遷

李葉2020-05-06 11:27:07來源:中房報

掃描二維碼分享

??等了9年,余花(化名)的住房愿望再次落空。

??14年前,江蘇連云港市最后一批毛地掛牌拆遷,余花原本居住的商品房也被列在拆遷范圍內,她被告知,該地塊將被用于海州區萬山城市花園(以下簡稱“萬山城市花園”)建設。到2011年,余花與連云港萬山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山地產”)簽訂了房屋安置協議書,并得到18個月后交付拆遷安置房的承諾。

??誰料這一紙協議開啟了此后9年的等待與糾紛。

??延遲交付、一房多賣、開發商破產等負面消息成為圍繞著萬山城市花園3期項目的關鍵詞。

??4月14日,跟余花有著相同遭遇的拆遷戶及萬山城市花園3期購房者們來到萬山地產總部進行維權,希望萬山地產就萬山城市花園的延期交付和一房多賣等問題給自己一個交代。萬山地產高姓高管告訴他們,“目前正抓緊進入破產程序。進入程序以后公司原本不合法的合同會被解除掉,所有問題都能解決。我們現在在跑法院,除了等,沒有其他辦法?!?/p>

??4月29日,中國房地產報記者致電該項目所屬的連云港市海州區新浦街道辦事處一名朱姓書記,他告訴記者,“萬山城市花園問題并沒有多玄乎,不過接受采訪必須經過連云港海州區委宣傳部同意?!?/p>

??隨后,記者撥打了海州區委宣傳部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此前,經海州區政府協商,萬山地產曾答應2020年5月1日為最后交房期限。但5月1日期限已到,項目卻還沒有動工。

??等待9年住房成空

唐強的購房合同

唐強的購房合同

??萬山城市花園3期的購房者唐強(化名)也是維權者中的一名。

??“我是在2018年8月份以商品房購買形式,花了近90萬元價格買了一套這個項目里99平方米房子。合同約定,萬山地產要在2019年8月30日之前交房?!彼蛴浾弑硎?,轉眼來到原定交房日期,這個項目卻遲遲未通知購房者收房,直到同年10月,項目直接停工?!巴鈮Χ甲龊昧?,玻璃也裝上了,地磚也鋪到6樓,再往上就沒有繼續施工,水電煤氣以及小區的路面等基礎設施也沒有做?!彼f。

??也就是這次停工讓唐強認識了其他購房者和拆遷戶,得知這個項目多年以來的情況。

??與購買該項目業主們的等待相比,余花等拆遷戶的等待更長。

??2006年,連云港市最后一批毛地掛牌拆遷,余花原本居住的商品房被列入拆遷范圍內,她被告知,該地塊將被用于海州區萬山城市花園(以下簡稱“萬山城市花園”)建設。

??“我們家之前住的房子也并不是什么‘老破小’,是正經的商品房,有100多平方米,后面要給的安置房才90多平方米,說要拆我其實是不樂意的?!币驗椴辉敢獠疬w,許多業主將時間拖延到了2011年。在余花看來,最終同意也是出于無奈,“晚上總有人來敲門,或者門被鎖,門口被堆垃圾?!?/p>

??不過,因為過去多年,這些話也無法得到考證。

??可以明確的是,2011年4月余花與萬山地產簽訂了房屋安置協議書,并得到每月按照房屋面積給的過渡費、18個月后交付拆遷安置房及79000元房屋差價承諾?!暗搅?013年該交的房沒有交,差價現在也沒有補?!?/p>

余花與萬山地產簽訂的房屋拆遷安置協議書

余花與萬山地產簽訂的房屋拆遷安置協議書

??再到2019年,原本每月給的過渡費也收不到了。余花及其家人仍需租房居住。

??2019年10月,因項目再次延期交付,余花與其他拆遷戶及萬山城市花園3期購房者開始維權。經海州區政府協商,萬山地產曾答應2020年5月1日為最后交房期限??蛇@一等又沒了音訊。5月1日期限已到,項目卻還沒有動工。

??更讓余花和其他拆遷戶氣憤的是,原本跟萬山地產在協議中約定交付自己的安置房已被網簽給了他人。

??另一位被拆遷的卜女士也發現,簽約給自己的兩套拆遷安置房都被開發商網簽給了一家公司?!罢f是抵押給別人了,用來融資?!?/p>

??據了解,涉及一房多賣的業主有17戶。

拆遷安置協議書中承諾的戶號已被網簽給他人

拆遷安置協議書中承諾的戶號已被網簽給他人

??針對這一情況,中國房地產報記者采訪了北京市漢華律師事務所齊正律師。齊正表示,在房屋拆遷安置補償協議約定時間內未按時交付房屋的,開發商應承擔其間遲延交房補償金。被拆遷人發現安置房屋被開發商一房多賣的,如果被拆遷人還想要該房屋,可以通過訴訟優先取得安置房屋。被拆遷人如果不想要安置房,可以起訴解除協議,要求開發商返還相應房款和利息,并賠償房款1倍損失。

??開發商陷破產困境

萬山地產涉及的法律糾紛萬山地產涉及的法律糾紛

??這一法律建議在實際情況下變得難以實現。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根據企查查提供的信息了解到,目前,萬山地產涉及司法案件達126條,其中民間借貸糾紛51條、工程合同糾紛8條、房屋買賣合同糾紛5條、買賣合同糾紛3條、金融借款合同糾紛3條、企業借貸糾紛3條、承攬合同糾紛2條、追償權糾紛2條、保證合同糾紛1條、房屋拆遷安置補償合同糾紛1條。

??同時,該企業已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企業法人邵明銀被限制高消費。

??據萬山地產高姓高管透露,因為欠錢被起訴,公司所有銀行賬戶都被凍結,已經拿不出錢了,目前正在想辦法讓工地完工。

??高姓高管告訴業主,“正抓緊進入破產程序。進入程序后公司原本不合法的合同會被解除,所有問題都能解決?,F在在跑法院,除了等,沒有其他辦法?!?/p>

??同時,80多名由拆遷戶及萬山城市花園3期購房者組成的維權隊伍來到連云港市海州區新浦街道辦事處,希望辦事處人員能起到督促作用。新浦街道工作人員告訴他們,“街道正與開發商一起和法院溝通,希望盡快完成破產重整程序,但這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完成的?!?/p>

??按照工作人員和高姓高管說法,需要法院同意萬山地產破產重整,待萬山地產解凍資金后,才能讓工地開工以及變賣資產用于償還債務。新浦區街道辦事處正與開發商一起與法院進行溝通。

??對此,齊正告訴記者,如果開發商申請破產,被拆遷人可以申報債權成為債權人,房子雖然沒蓋,但是國有土地使用權是經過審批的,可以經過破產程序拍賣,被拆遷人作為債權人參與受償。如果公司破產,股東有未按章程出資、抽逃出資或損害債權人行為的,債權人可以追究相關股東責任?!爱斎?,如果有其他開發商愿意接手該項目,可以降低被拆遷人損失?!?/p>

??4月13日-4月22日,拆遷戶和購房者連續幾天來到連云港市信訪局反映問題,希望政府出面能促使問題早日得到解決,得到的結果仍是“等待”。

??4月17日,唐強曾收到新浦街道辦的工作人員發來短信,短信內容是:“萬山樓房進入掃尾工程,將在4月21日啟動?!?/p>

??截至發稿,該項目仍未動工。

唐強曾收到新浦街道辦的工作人員發來短信唐強曾收到新浦街道辦的工作人員發來短信

??安置房何以安心?

??萬山城市花園拆遷戶和購房者的遭遇并不是個案。

??實際上,隨著城市城市建設不斷發展擴大,在城市更新、搬遷安置過程中,由于地產商操作不規范,當地政府建設在前、政策在后等種種歷史遺留問題,導致后續出現了各種糾紛。

??按照法律規定,拆遷時應當“先補償后搬遷”,對于選擇產權調換的,房屋征收部門應當給被拆遷人提供現房安置。但是,實踐中能夠實現現房安置的情形少之又少,大多都是提供期房。房屋征收部門如果因為各種原因不交房,就會使得很多被拆遷戶選了房,但卻一直住不上房子。

??在溫州,有200多名永嘉上塘鎮東盛嘉園安置房的業主也有著同樣難題。原定于2019年12月交付的項目已經延期至今。業主在向項目承建方華鑫置業有限公司了解情況時遭到驅趕。

??與此同時, 有些拆遷戶雖然拿到了安置房,但在交房時或者住了沒多久就發現房子出現諸多明顯質量問題,例如墻體脫落、墻面上出現裂縫等等。

??在濟南歷下區錦屏家園,回遷已經9年的業主表示房屋存在嚴重質量問題,至今沒有驗收合格。

??許多業主也默認,“安置房質量就會比商品房差?!?/p>

??還有一類,被拆遷人雖然獲得了安置房,安置房也不存在質量問題,卻因各種阻礙導致無法辦理產權登記,被拆遷人始終沒有拿到安置房房產證。

??江西省萍鄉市北橋廣場的安置房小區,由于建設安置房時用地手續存在問題,居民已經入住十幾年,仍未辦理房屋產權證。

??安置房維權頻發的背后,是百姓正在為原本不因自己產生的歷史遺留問題買單。

我中一千万彩票的经历